若敏
分享
发布于 IP属地佐治亚

若敏:走进东非1,梦想成真

《走进东非1:梦想成真》

若敏

2022年8月26日, 乘坐卡塔尔航空公司的飞机,从多哈转飞肯尼亚首都内罗毕,期待已久的走进东非的旅行终于梦想成真。

2020年1月,从南极回来,就去了我的非洲之行第一站埃及,2月初从埃及回到亚特兰大,Covid-19席卷而来,直到2021年9月才踏出国门,来到意大利和法国。12月去了葡萄牙和西班牙,3月去了迪拜和阿布扎比,5月秘鲁,7月冰岛、法罗群岛、设得兰群岛和英国,8月终于来到了期待已久的东非大草原。

1992年,当我乘坐美国联合航空的飞机,从北京起飞,直飞旧金山的时候,飞机上的乘客不多,每个人都可以躺下睡觉,也许是时差,也许是兴奋,我久久不能入睡。飞机上正在放映电影《走出非洲》。

太阳在草原苒苒升起,丹尼斯的剪影在粉红色的光环下熠熠生辉,大象在草原上自由地漫步,故事从此开始。

I had a farm in Africa, at the foot of the Ngong Hills.
我在非洲曾有一座农场,就在恩贡山脚下。

梅丽尔的声音和约翰·巴里(John Barry)的配乐同时响起,镜头里的东非草原辽远而广阔,成群渡河的角马,千军万马,浩浩荡荡。一群群的火烈鸟,冲向蓝天,如风卷残云一般铺天盖地,狮子、猎豹、大象、野牛、羚羊等,自由自在地在东非大草原生活着。那时,我就想,如果有一天,我可以踏上东非大草原,亲眼看看电影里的场景,那该多好。

我不清楚有多少人去东非的起因是这部荣获奥斯卡七项大奖的电影《走出非洲》,我确实是在去美国的飞机上,就萌发了这个念头。整整三十年过去了,我的愿望终于在我的生日到来之际,实现了!

人类的足印从非洲开始,这块孕育着无数生命的土地,吸引着我不远万里来到这里,探寻着、寻觅着。

巨大的非洲大陆,最吸引我的是东非大草原,从看罗红的非洲视频开始,接着机缘巧合结识摄影师王云,听她讲在肯尼亚拍摄的奇遇,跟着她的视频认识东非的一草一木,五大兽和狮子王的故事,非洲特有的狂野气质,感染着我,让我有了冲动和行动力。

问过王云,得知她的摄影团早已满员,如果要订,等到2023年。我不希望等。通过一位在肯尼亚的朋友李奕介绍,找到位于肯尼亚的波布非洲旅行社,看到她的公众号,惊叹真是找对了人。负责人盈盈不仅行程完全按照我们的要求,而且预定了两场高尔夫球,由此,Jack喜出望外。

对于这次旅行,我并没有期望太高,因为能看到多少动物,能多近看到动物都是运气的问题。有朋友等待了3天也没看到大迁徙,而王云曾经一天看到三次。这个也是人算不如天算,可遇不可求的事情。

要去的东非,在我的印象里是比较贫穷的地方,对于安全、住宿、饮食甚至喝的水,我都曾经有过担心。告诉盈盈,尽量订好点的住宿酒店,以保证安全、整洁、卫生,至少能有热水澡洗,吃饭和喝水不会拉肚子。然而,这次东非行,每次步入新的酒店时,我都有惊喜,不论是帐篷酒店和五星豪华酒店,一个比一个好,超出我的预期。

曾经想象,东非的食物难以下咽,托盈盈买了榨菜和老干妈辣酱,结果,饮食好到超出想象,在坦桑尼亚的阿鲁沙咖啡庄园酒店,来自南非的主厨,做出米其林水准的晚宴。每天丰盛而美味的早、中、晚餐,让那些咸菜,在整个行程中,竟然无用武之地。

司机兼导游也称司导,是东非旅行的灵魂人物,能看到什么,取决于他们。在他们的带领下,肯尼亚的马赛马拉国家公园,坦桑尼亚的塞伦盖提国家公园、安博塞利国家公园、恩戈罗恩戈罗火山口、维多利亚湖、阿鲁沙咖啡园、纳瓦沙湖、东非裂谷高尔夫俱乐部和温莎高尔夫俱乐部等地,给了我们一个又一个的惊喜。

在东非的大草原上,威风凛凛的狮子也有谈情说爱的浪漫情怀,母狮是勤劳的猎手,公狮却不劳而获,悠哉地享受着母狮的劳动果实。

狮子妈妈用宠溺的眼神,看着游戏中的是狮宝宝,母性的光辉,令人感动。

自由的大象群体现着家族的温暖,领头的大象和押尾的大象,将吃奶的小象放在队伍中央,小象边走边吃。大象威严的神态和巨大的身姿,震慑着其他动物。

我也看到一头年老的大象,步履蹒跚地走在马赛马拉的大草原上,孤单的身影,一直在我的脑海中回放。导游说,他为了不拖累大家,准备自生自灭了,何其悲哀。

原来以为大象是温顺和蔼,慢悠悠的动物,可是在非洲遇到两次险情都与大象有关。最惊险的一次是,我打开酒店阳台的门,想去拍山脚下恩戈罗火山口的湖,一抬头,大象近在咫尺,瞪着眼睛看着我,我甚至没有对焦,匆忙拍了一张照片,跑回了房间,心怦怦跳,隔着玻璃门,看到它往这边走了两步,就离开了,太惊险了。后来导游说,大象的记忆力超级好,你一定不能做出不好的举动,它会报仇并记住一辈子。

慵懒的花豹(Leopard)躺在树上睡觉,捕获的羚羊就放在树干的另一侧。我们围着树拍摄,偶尔他睁开眼睛望着这些扰人清梦的摄影师一眼,就又倒头大睡,再也不想看我们一眼。在我们离开马赛马拉的那一天清晨,看到了一只快速奔跑的花豹,它似乎察觉到我们的跟踪,停下脚步回头观望,然后快速地奔跑消失在丘陵的后面。

猎豹(Cheetah)看到过几次,有一次在树下睡觉,我们几辆车围过去拍照,引擎的声音吵醒了它,它伸伸腰,就姿态优雅地离开了。

凶狠的鬣狗也有合家欢乐的一刻,在马赛马拉的黄昏时刻,一群小鬣狗玩着游戏,其乐融融。

塞伦盖提大草原的帐篷旁,优雅的长颈鹿扬起高傲的头,品尝树叶和果实,他们有时几人同行,更多的时候是独自觅食。

强壮的野牛瞪着大眼睛,警惕地注视着周围。有一次吃完晚饭回帐篷的时候,突然向导让我们停下脚步,电筒一照,野牛近在咫尺,向导迅速地指挥我们后退,他挥舞着手中的大砍刀,大声吼叫,随后,野牛离开了,我们也长长地呼出一口气。

特别遗憾的是,乞力马扎罗雪山,一直藏在云层里,偶尔露峥嵘都不肯。

条纹斑马有个性,黑白相间的花纹格外醒目,在安博塞利,我意外地发现它们喜欢沙土浴,扬起一阵阵风沙,调皮而快乐。

羚羊跑起来很快,姿势也格外优美,可还是摆脱不了狮子和花豹、猎豹的围堵和攻击,好几次看到它们血肉模糊的身躯,变成盘中餐,甚是惋惜。然而,弱肉强食就是大自然的规律,按照达尔文的进化论,留下的才是最强的。

角马长得不太好看,胜在马多势重,繁殖力超强,就是狮子也只能偷袭小角马,鳄鱼也捕食落单的角马。看着大迁徙长长的队伍,真是令人兴叹。

我们看到清晨河马在岸边漫步,太阳一出来,他们就藏在水里了。偶尔会出来玩耍一下,只是气味实在太难闻了,连鳄鱼都跑得远远的。

鸵鸟的追逐很有韵味,雄鸟有漂亮的羽毛,雌鸟穿着灰色的裙装,仿佛在看一出美丽的舞剧,让人遐想连篇。

我最爱的还是粉红色的火烈鸟,在湖中翩翩起舞,连野牛都被粉红色的梦所吸引,踏着坚实的脚步,往着火烈鸟的地方走去。一群群火烈鸟自由飞翔,优雅而美丽。

最难忘的是看到动物大迁徙中角马过河,那种万马奔腾的场面,让我感受到心灵的激荡和大自然的力量,久久不能平静。

在热气球上看马赛马拉草原是另外一个视角,居高临下,有晨起的河马,大象家族,水牛、鳄鱼,还有树丛里长颈鹿围在一起,成群的角马和斑马。

特别是热气球观日出,当太阳喷薄而出的刹那,大家齐声欢呼。

在维多利亚湖畔的一天,仿佛在加勒比海度假,当快艇在非洲第一大湖里乘风破浪,我不敢相信这是东非,在长椅上看着太阳一点点落下去,美丽而静谧,享受着半日闲的好时光。

第一场高尔夫球在大裂谷高球俱乐部(RIFT VALLEY GOLF CLUB)开球,飘垂的灌木和盛开的鲜花让人心旷神怡,球场里目中无人的斑马,更是绝无仅有。

第二场高尔夫在温莎高尔夫俱乐部(WINDSOR GOLF COUNTRY CLUB)开球,这是内罗毕最好的球场,从阳光明媚到暴雨倾盆,彩虹展现,到日落西山。

有幸在飞机上和第一站安博塞利国家公园结识来自纽约和加州的两对夫妇,十分巧合的是还是同龄人。在餐厅享受着马赛人载歌载舞的生日祝福和生日蛋糕,并且他们在亚城还有我认识的朋友。感叹世界很大也很小。缘份不可少。

感谢琳琳和米雅热情款待,陪打高尔夫,安排到内罗毕,吃到315小院的湖北菜,花胶珍珠鸡汤、香辣蟹、干锅海鲜、湖北烤鱼等,让人难忘。

2022年9月7日回到亚城,觉得回家真好!

再一次感谢为我们制定行程的波布非洲旅行社的盈盈和司导们,感谢与我们同行的Jeff和Cynthia,感谢琳琳和米雅的款待,有你们,让我感到世界很美好,人间值得!

从非洲回来后,介绍了几批朋友用波布非洲盈盈的旅行社,我看了他们的行程,比我们更完美,去得公园和保护区更多,而且,他们都看到了大迁徙,有一个团队,一天看到四次大迁徙。我们最大的遗憾是没有看到犀牛,如今盈盈都特别安排,去保证可以看到犀牛的奥尔佩杰塔保护区,另外还会去看桑布鲁区的五特兽。不过,想去这些地方一定要提前订。在这里,为盈盈的服务做一下广告。

这是我写给盈盈的信:

@a波布非洲的盈盈 感谢你安排的行程,每一个景点安排,每一处酒店,都是最有特色,品质保证的地方。再次谢谢你的精心策划和专业知识的分享。司导是体验的过程当中最重要的灵魂人物。我们非常幸运地有Eric和Rashide,他们无疑是经验丰富,敬业,人品好,最专业的司导。我们看到了所期待已久的塞伦盖蒂和马赛马拉国家公园,狮子、花豹、猎豹、大象,长颈鹿、斑马、野牛、羚羊、角马、鸵鸟等等 ,各种鸟类和植物,特别喜欢那本彩色画册,看图学习,更有感觉。酒店的美食质量之好,超出我的想象。酒店服务设施和人员服务质量上乘。总之,非常完美的私人定制行程。一定会给朋友们推荐你们的非洲行程。感谢和感恩。

要记录下来的故事太多,等着我一一道来。

修改并完稿:2023年10月13日于美国亚特兰大

浏览 (63)
点赞 (1)
收藏
分享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