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小彦博士
分享
发布于 IP属地佐治亚

智能多元社会新秩序—谈华人社区发展的战略定位 | 张小彦博士

智能多元社会新秩序—谈华人社区发展的战略定位 | 张小彦博士

本文系作者原创,转载需征求许可,规范署名(公号名/ID/作者),违者必究

作者 | 张小彦博士

全文共 5166 字,阅读大约需要 10 分钟

封面图来源:Pacific Standard

在2022年10月4日的一篇文章中,我分析了美国正在经历的三个结构性变化:亚太经济圈的崛起,AI引领的信息产业革命,种族人口结构的变化。目前美国社会出现的经济上两极分化,政治上分裂和极端化都是水面的浪花,是结构层变化引发的不确定性对美国人民造成恐慌和迷失方向的体现。

参考阅读:多层视角看美国社会变迁:变化和分歧是绝对的

今后20年是美国全方位进入智能经济和没有主导种族的多元社会的时代。这个不可逆转的发展趋势必然导致对现有社会秩序的冲击和突破以及经济财富和政治权力的再分配。本文的重点是讨论智能多元社会将面临的挑战和机遇以及华人社区发展的战略定位。

智能多元社会的到来 

智能技术的巨浪

2022年10月横空出世的ChatGPT一夜之间使成千上万的普通民众亲身体验了人工智能的威力和潜力。现在ChatGPT已经成为很多人写文章,搞科研,收集资料,学习新知识和技术的高级助手,水平超过大学毕业生。而这仅仅是人工智能的一个应用。今天已经没有人质疑人工智能将在生活的各个领域出现,改变人类的生活方式和质量。

纽约时报2023年最佳畅销书《即将到来的浪潮》(The Coming Wave)的作者Mustafa Suleyman总结了这一技术革命浪潮的四个特征:(1)不对称性(Asymmetry),一个掌握了人工智能技术的个人可以在瞬间对现存秩序产生意想不到的冲击和破坏(如网络安全,虚假信息,妖言惑众);(2)高速升级性(Hyper-Evolution),各种人工智能应用技术的创新互相借力,急速扩散,增生,升级换代,势不可挡;(3)通用性(Omni-Use),人工智能是产生技术的技术,可以应用在任何领域;(4)独立自治性(Autonomy and Beyond),人工智能正在一步步接近能够独立生成和自我发展的境地,一旦突破临界点,它就可能摆脱人类的控制。

多元化的进程

与人工智能技术革命同步发生的人口结构多元化也在加速。

2020年美国人口普查显示白人占人口总数的比例下滑至57.8%,亚太裔人口在过去十年增长35.5%,占人口总数的7.2%,其中华裔540万,占比1.7%。按此人口结构变化速度和趋势,美国将在20年左右进入没有主体种族的多元社会。

加利福尼亚州已经捷足先登进入了多元社会。2020年人口普查数据表明,加州3900多万居民中拉丁裔占比39.1%,白人34.7%,亚裔15.5%,其他族裔10.8%。2022年9月29日,加州州长签署法律规定农历新年(Lunar New Year)为加州法定个人假日,使加州成为拥抱多元社会的引领者。2023年春节,白宫首次举行农历新年庆祝活动,总统夫人穿旗袍参加,拜登亲自讲话祝贺,认同亚洲文化是美国文化的组成部分。

2023年1月,白宫庆祝农历新年。来源:Getty

建立智能多元社会新秩序

智能化和多元化结构变化各自都已经并继续对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产生巨大影响。更需要关注的是这两个同步发生的结构性变化之间的互动已经产生并将继续导致正反两方面的结果。它造成的不确定性将挑战甚至推翻很多现有程序、传统、规则、法律。近年来美国社会政治上的分裂,族裔关系的恶化,仇恨和歧视引发的社会动乱和极端政客的出现都反映了进入智能多元社会引发的阵痛。

如何以人类智能引领人工智能避免失控;如何通过多族裔共享民主制度推动各族裔和平相处,共赢共荣;如何管理、协调、创新、建立与时俱进的新规则、法律、以应对智能化和多元化两者互动产生的结果;建立智能多元社会新秩序是美国社会无法回避的挑战。今年2月12-14日在迪拜举行的世界政府首脑会议的6个议题之一就是政府如何管控人工智能的发展。英伟达(NVIDIA)CEO黄仁勋在大会发言,明确指出每个国家的政府都要建立自己的人工智能发展的管控基础框架(artificial intelligence infrastructure)。

迎接这一挑战需要包括华裔在内的美国各族裔人民的共同努力。这正是主流社会亟待解决的问题。谁能为此做出贡献,谁就在引领主流。

华人的历史机遇 

美国全方位进入智能多元社会年是否为华人社区发展提供了一个历史机遇?我认为是。

华裔和亚裔平均的教育水平高于其他族裔,在高科技,特别是人工智能领域就业人数众多。硅谷科技企业中40%以上职员是亚裔,远超7.2%的人口比例。一批华人精英在美国各大科技企业和高校担任中高层领导职务。华人和亚裔的家庭收入中位数也已多年高于其他族裔。英伟达、美国超微(AMD)两家为人工智能发展提供发动机的领军企业都是华人掌舵。华人社区的企业家们引进高科技拓展业务,如机器人厨师,自动化厨房。运用三维动画、虚拟现实等技术打造游乐、餐饮、美容、购物一体化的亚洲中心。

华裔人口的高速增长(从1980年80万到2020年540万)和少数族裔地位的提高使华人移民对美国社会的认同经历了量变到质变:从早年华工落叶归根的强烈乡土意识到当代华人入乡随俗、融入主流社会的趋势,华人社区在美国的发展定位产生了本质上的变化。融入主流求发展成为华人社区的共识。这是华人社区为建设多元社会做贡献的觉悟和动力。华人社区的发展已经走过根脉传承(中文学校、春节联欢)、维权抗争、到参选参政。在智能多元社会到来时,我们应该再上一层楼,原创引领。

进入智能多元社会的过程会产生万亿级的市场空间,容纳多个独角兽新企业,为华人施展才华提供了机遇和广阔天地。建立各族裔共荣的多元社会有利于华人地位的提高,符合美国各族裔人民的根本利益。华人社区如能在抓住这一历史机遇,凭借教育、科技方面的优势和勤奋节俭的品德在各领域突破天花板,成为领军人物,获得金融效益,增强经济实力,培养华裔政治领袖,以实力与其他族裔强强联合,为建立智能多元社会新秩序做出贡献,就可以从根本上改变形象和提高地位。

华人社区发展的战略定位 

美国全方位进入智能多元社会的今后20年面临多种挑战又充满新的机遇。华人社区需要有一个战略定位来迎接挑战和把握机遇。这个定位可以归纳为一个目标、两种策略、三股力量、四层利益。

一个目标:

未来的20年,华人社区的共同目标是获得与人口比例相符合的政治代表性、影响力、公共资源分配和平等的法律保护。在这一点上,无论是早期定居美国的华工,1965年移民法改革后来自港、澳、台、东南亚的华人移民,还是1980年后来自大陆的新移民,在美华人没有异议。

实现这一目标符合“人人生来平等”的美国精神和“平民自治”的建国理念,因此符合美国人民的根本利益。经过两个多世纪的演变,成为美国人的定义有了实质性的变化,从早期的以盎格鲁-撒克逊和新教徒文化对新移民进行同化(WASP Assimilation),到后来欧洲各族裔移民经过融化(Melting Pot)成为美国人,再到今天无需同化或融化的拥抱多元(Celebration of Diversity)。

对美国的建国理念的认同使来自世界各个角落的移民及其后代成为一个命运共同体。实现华人社区的目标就是在推动美国社会进步。建立一个拥抱多元文化,多族裔共同参与的民有、民治、民享的美国是所有美国人民共同的愿望!

两种策略:

为建立智能多元社会新秩序做贡献需要两个策略:原创和引领。

第一代华人移民曾受过华夏五千年文化的熏陶,加上在美国打工、求学、从底层奋斗的多种经历和对西方文明、美国文化的亲身感受与思考,对美国的未来发展有独到的视角。出生和成长在美国的华裔后代,在受到中华文明根脉传承的同时,又接受了美国社会价值和自由民主思想的熏陶。美国华人应该有能力从东西方文化的碰撞中为智能多元社会提出新思路,在人工智能的发展和管控上,在多族裔平等相处,共赢共荣等方面提出原创性的新技术、政策、法律和实施方案。

华人社区还可以凭借高教育、高科技方面的优势在发现、研讨智能多元社会面临的重大挑战上起到引领作用。比如智能时代的个人隐私的保护、个人数据拥有权、人工智能技术发展的管控,人工智能带来的社会影响,多元社会里的族裔关系和利益等等。如果华人社团和有识之士能超越华人社区本身维权的范围,将华人社区的发展置于美国社会发展的大局之中,深入思考、著书立说、建立智库、召开各种研讨会,带领华人在各个领域引领智能多元社会的发展,就能使华人社区成为美国多族裔大家庭中不可或缺的重要成员。

三股力量:

实现我们的共同目标需要凝聚华人社区的精英、草根、政客(包括民选和政府官员)三股力量。

华人中藏龙卧虎,在各个领域,特别是高科技行业已涌现出一批佼佼者;有人当选院士,有人创业有成,有人成为某领域的顶级专家,更有众多在人工智能市场空间里打拼的投资商和创业者。

在华人聚集的地区如纽约、费城、洛杉矶、三藩市等地,近年来,一批善于管理和策划并能抓住商机的企业家在餐饮、旅店、房地产行业发展的风生水起,成为地方政府刮目相看的华人企业家。

一个少数族裔的崛起需要有自己的政治领袖。赵美心、刘云平、孟昭文、吴弭等华人从政先驱代表了美国华人政治上的觉醒。1980年后来美的中国大陆新移民中也已经出现了不少有胆识和激情的地方政治领袖,如成功当选州议员的齐丽丽、伍超、刘广亚。可以预测,在不远的将来他们就会问鼎联邦议员的席位。这条路是艰难的,常常费力不讨好。这些先行者都是值得尊敬的,他们为下一代树立了榜样并带动了华人社区的社会和政治参与。

过去几十年中,为华人服务的各类公益组织如雨后春笋般在美国各地发展。它们中有推动政治参与,维护权益的民权组织、各大名校的校友会、不同类型的商会、同乡会、专业协会、中文学校等成千上万家社团。它们为各自的服务对象辛勤服务,为社区华人排难解忧、传承中华文化、进行公民教育、选民登记、参选助选,为社区发展提供了重要的渠道和平台。

我们的挑战是如何将三股力量凝聚在一起,互相支持,在涉及华人社区根本利益点上联合行动。2023年12月5日,七个华人社团以共同主席的形式成立联席筹委会,邀请了80多个协办社团成功地在华府国会山举行了纪念排华法案废除80周年全美社区大会;总统内阁成员贸易代表戴琪和多名华人和亚裔参众两院议员到会讲话,30多家媒体报道,400多名来自全美各地的社区领袖共聚国会山就是一个凝聚三股力量的成功例子。我倡议以此模式为样版,建立一个华人社区联合行动机制,凝聚各类社团以平等身份为共同目标联合行动,为推动美国社会进步做出原创和引领性的贡献。

参考阅读:平民自治的尝试

四层利益:

美国华人有四重身份;我们是美国人,是少数族裔,是亚太裔的一员,也是炎黄子孙。在美国进入智能多元社会的进程中,我们有四层利益需要认真思考:(1) 美国各阶层,各族裔人民的共同利益,(2) 少数族裔的利益,(3) 亚太族裔的利益,(4) 华裔社区的利益。

首先,美国人民的共同利益是通过多族裔共享民主解决智能多元社会带来的新问题,避免政治、经济、种族等各种冲突所带来的动乱,和平演进地推动社会进步,让美国再创辉煌。因此,我们支持所有维护、巩固和完善权力制衡,透明公正的民主程序的政策、法律,反对任何破坏民主制度的政客。

第二,少数族裔的共同利益是建立不问种族、祖籍国,只重人品和能力的公正社会,根除种族歧视,实现 “人人生来平等”的美国建国承诺。因此我们要反对任何维护白人至上的政客、思潮和行为,支持拥抱多元,提高少数族裔政治地位的政策、法律和政治家。

第三,亚太族裔的共同利益是在政治上成为继黑人和拉丁裔之后的第三大影响美国政治的关键少数,从被“忽视”到被“争夺”。因此我们要反对任何伤害、忽略、压制亚太裔参选参政的舆论和行为,支持提高亚太裔政治地位和影响力的政策和法律。

第四,华裔社区的共同利益是获得在政治领域及各行各业与人口比例相符的代表性、影响力和公共资源,从根本上改变形象,提高地位,成为智能多元社会不可或缺的重要成员。因此我们要反对任何歧视、伤害华裔、挑拨少数族裔关系的政客、舆论和行为,支持推动公民教育,维护华人权益,帮助华裔参与决策过程的政策、法律和政坛领袖。

结语 

华人社区发展战略定位的基本点是美国华人就是美国人。我们需要以主人翁的身份观察和分析美国社会的未来和面临的挑战,思考如何为建立智能多元社会新秩序做出贡献。

智能化与多元化两个同步发生的社会结构变化,既充满不确定性,又为少数族裔提供了发展的新机遇。进入智能多元社会过程中会产生万亿级的市场空间,容纳多个独角兽新企业,为华人施展才华提供了广阔天地。华人社区如能在建立智能多元社会新秩序上做出原创性的贡献,就一定能从根本上改变形象、提高地位。

华人同胞们,让我们凝聚共识、抓住机遇、联合行动为华人社区的发展,为美国的明天做出应有的贡献!

注:本文得到朱小棣、孙大卫、刘静、原文斌、刘迎曦、方晓莹、任小峰、徐和平、李春贵、苏汲、黄倩、俞立群、韩清源、黄华清、张红等朋友的阅读反馈和修改建议,在此一并感谢。

浏览 (105)
点赞 (1)
收藏
分享
评论